苗谷青年二维码

扫码关注公众号

过年(农民工)

作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21-06-24 10:22

晓天今年的春节不是在家过的,这是他第一次不在家过年。

为了照顾老婆孩子和老人,以前他一直在老家做木工。虽然挣的钱不多,但回到家可以用胡渣扎大儿子玩,倒也乐得逍遥自在。

去年老婆又给他生了二胎,是个可爱的姑娘。家里多了一张吃饭的嘴,让晓天顿时感觉压力很大。

 

刚好,不久同村的玩伴从广东回来,说那边干建筑很得钱,就贫他这技术,一个月少说也得 8000。他心动了,这是他目前干木工三个月的收入!毫不犹豫,他收拾起行囊就踏上南下的列车。

虽然要过年,但是公司接到了新的项目,正缺人手。公司只给离家满一年以上的老员工放年假回家过年,至于刚参加工作未满半年的新员工,则继续留在单位,过了大年三十和初一,就得接着干活。作为刚入职半年的他,自然不能像其他老前辈那样拥有请假的权利。

天渐渐黑了。虽然单位不放假,但其他员工仍旧忙着布置新年气氛。他们忙着挂这挂那,忙着领单位分发的年货,吵吵嚷嚷,热闹非凡,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过年时的喜悦。晓天面无表情地坐在他工作的房间里,门外的快乐是他们的,这个年并不属于自己。

晓天觉得房间里闷得慌。他推开门,往外走去。

晓天走着走着,看见地上有个易拉罐,他毫不犹豫对准罐子,狠狠一脚把它射出好远。

“叮呤当啷——”

“汪汪汪——汪汪——”

易拉罐发出的声音惹来不远处几只狗狂吠。

 

 

他不知不觉就到了火车站——火车站离单位不是很远。这里已经没多少人了,只有零星几个人在四处张望。两个提着大包小包的中年男女,一身乡下打扮,满眼着急的神情,很显然是在等车回家过年的农民工。

“天都黑了,他们真可怜。”晓天很同情他们,“虽然回到家很晚了,但毕竟能回到家呀,而我还留在这异乡,一个人,只有我一个人。” 走了一圈,晓天回到自己单位。没人注意到他的离开和回来——

是的,大家都忙着看春晚,玩游戏,谁还在意自己呢?

屋子里很安静,能清楚听见屋外其他人的欢呼声和外面炸响的爆竹声。他拿出手机和老婆开起了微信视频。

视频里老婆在厨房忙里忙外,大儿子一直叫着爸爸,吵着要和他

 

一起放烟花,而自己的老母亲则抱着小女儿,教她喊爸爸。

晓天的心突然间疼了起来。是呀,远离了家人,即使挣再多的钱也无法体会到家庭的幸福。自己当初为了能够给她过上更好的生活, 来到这个城市上班。工作中被领导骂,被员工歧视,自己都忍了,只为了曾经给她许下的承诺,让她过上幸福的生活。可如今,千言万语只能化作屏幕前的欲言又止。

思索良久,晓天大叫一声——我要回家!